皙鹿

一个超烦人的辣鸡qwq
但是再傻我也要吹陆叔!!
沉稳度百分之零,正在磨练耐性,努力让自己的言论和行为过脑
双雄厨奇厨

【伽小】Pain

*突然诈尸!
*小学生文笔,ooc严重
*只是把自己想写的写出来了ᕕ(ᐛ)ᕗ
*短小什么的大家自己知道就好了,别说出来qwq
能接受就↓↓↓








夜半,小心超人狼狈的翻身下床,踉踉跄跄的冲到书桌旁,快速打开柜子,拿出一个白色的药瓶,站在柜边犹豫了一会儿,但还是扭开了瓶盖,从中倒出两片三角形的药片,也不喝水,就直接吞了下去,药片干而苦涩,虽然有唾液的湿润但还是在喉咙里逗留了好一会儿,让小心超人剧烈的咳嗽起来。疼痛还是在腹部蔓延着,一下一下的,挑逗着小心超人的神经。年轻的超人脸色惨白,手紧紧的抓着自己身上的宽松睡衣,捏出深深的褶皱。
也许十分钟过去了,也许二十分钟过去了,疼痛渐渐消失,小心超人舒了一口气,松开被自己揉的皱巴巴的睡衣,似乎是泄愤一般孩子气的大力将药瓶丢回抽屉里,再反手关上抽屉,在漆黑的夜里发出巨大的声响,可是没有人听见。
小心超人知道自己有胃病很久了。
上课时,课桌在角落里的小心超人会悄悄的捂住自己的腹部,面色不改,可圆润的指甲几乎要划破自己的校服。晚餐时,小心超人会端端正正的坐着,似乎和开心超人他们一样面对着甜心超人的饭菜冒着冷汗,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这其实是疼出来的。在无人的夜晚,他会吃上一两片止痛的药,将无人能听见的呜咽化解于这小小瓶的药片中。
小心超人并不在意胃病,他也知道他的胃病是怎么来的。万恶之源就是甜心的恶魔料理,每次甜心做饭的时候他就会在一个呼吸的时间内瞬移离开,他一般会来到大街上,也不决定吃饭,就在街上随性的走走停停,等到日常的饭点结束后,悄悄回家,面对开花二人的哭诉和询问也只会淡淡的回一句“吃过了”,即使明明什么也没有入腹。
后来伽罗来了,他也知道了小心超人的胃病,他也不打算说出去,因为小心超人和他说过“我不想让博士他们为我担心”,所以他只能在保密的范围内照顾一下小心超人。
胃病像是被伽罗的精心呵护养好了,药瓶被锁进了抽屉深处。
同样是吞噬了一切光明的黑夜,但每当小心超人胃疼时,伽罗总会用夜宵的借口去厨房热一热为小心超人提前做好的一碗白粥。是热乎乎、暖洋洋的,软糯香甜,这种暖意总会温暖小心超人有些寒冷的手脚,也会抚平疼痛的胃。
在喧闹的大街上,伽罗会化成人形,牵起小心超人的手,将他领到比较偏僻安静但是食物有很美味的地方,笑着和他一起享用食物,然后饭后在旁边的小公园里散步,聊聊伽罗的事,聊聊小心超人自己的事,聊聊开心超人他们的事……总之是天南地北,无所不聊,即使是沉重的事情,在他们两人之间说出来也是轻松的。
然后伽罗走了。
小心超人才发觉被忽略已久的胃病原来还在。那是宛如附骨之疽的疼痛,比起战斗受的伤来说并不算什么,但似乎是无法被治好的。
药瓶又被拿出来了,被小心超人放在他与伽罗的照片旁边。


END。









评论(1)

热度(35)